又几车车

并无标题

       胖子留不住,一个人回了巴乃。剩下吴邪跟张起灵在杭州干瞪眼。
      吴邪说:“小哥,你就别再走了,就在这儿跟我凑活过了吧。”
      张起灵深深看他一眼说:“好。”
      相安无事。每天买菜做饭刷个碗,当然这都是吴邪在做,张起灵只是尽职的做着生活能力九级残废的闷油瓶。剩余的时间就晒晒太阳聊聊天,当然也尽是吴邪在聊,张起灵偶尔嗯一声算是回复。
      日子本该是极无趣,但对吴邪来说已经满足得恨不得用天伦之乐来形容了。
      其实吴邪那句话是存了小心思的。他想说的是:“小哥你就跟我过一辈子吧,咱们都不找媳妇儿,两个人就像普通夫妻,哦不对,是普通夫夫一样过一辈子。”
       但话不敢这么说,吴邪拿不准闷油瓶知道自己对他存了那种心思后会是什么反应,是一脚踹翻还是一记手刀劈上后脖子?总之不会是什么好下场。现在这样,朝夕相处抬头不见低头见,已经很好了,吴邪这样说服自己。
        关上水龙头,吴邪转身,被无声无息站在门口的张起灵吓了一跳,无奈笑道:“小哥你把我吓死了可没人给你做饭了啊。”张起灵没说话,往前迈了一步到吴邪跟前,抬手抚过他额前的头发,“有泡沫。”
        吴邪没空思考为什么洗碗头上会有泡沫,他只是觉得这个距离这个姿势这个气氛,不做点什么太浪费了。身体比理智灵敏,吴邪一把扣住张起灵的后脑,对准他的嘴就亲了下去。
        动作太快,没能掌握好力道,吴邪觉得自己嘴有点撞麻了。其实双唇相触的一瞬间,吴邪就清醒了,但是他没有放开,他在等,等张起灵推开他。
        颈后传来温暖的触感,那是闷油瓶的手,还顺毛似的抚摸了几下。吴邪觉得,有烟花在脑子里炸开了。
        吴邪头稍稍往后仰了仰,死死贴在一起的嘴唇就略微分开一些。接吻这种事,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。吴邪轻轻含住闷油瓶的下唇,吮吸几下又换上舌尖去舔,下唇被舔完一遍便转移到唇缝,稍作停留,然后探入唇间刷过齿列,轻而易举撬开牙关,长驱直入,攻城掠地。
        而张起灵是何等人物,很快便领悟要领开始反攻。
        下斗练出的肺活量这时倒派上用场。吴邪觉得这个吻像有一个世纪那么长,却又觉得再吻一个世纪都不嫌长。
        终于分开,吴邪将头转到一边,边轻轻喘气边想这个情况应该怎么面对,却感觉到张起灵将嘴凑近他耳边,气息微乱,他说:“吴邪,我曾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有任何期待,但现在,我觉得有了,我想跟你一起,直到死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 从天真到小三爷,吴邪从没想过有一天能推倒闷油瓶,但是现在,他确确实实躺在自己身下,脸上是从未有过的神情,那种眼神,吴邪想起自己爷爷看着奶奶的时候,也是这样的,温柔。
        闷油瓶穿得还是吴邪的衣服,宽宽松松的黑背心,吴邪一捞就给脱下来了。闷油瓶看着很瘦,但身上全是高质量的肌肉,摸起来手感好得让人流鼻血。吴邪上下其手摸了一阵就开始动嘴。脖子,锁骨,吴邪一路啃啃舔舔到胸口,发现那麒麟文身已经显出来了。看来闷油瓶也挺有感觉的嘛,吴邪有些得意,撑起身来看了一眼,几乎立刻就扑了回去。
        他娘的,太性感了!

        吴邪醒过来时,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。闷油瓶还没醒。那么问题来了:闷油瓶怎么会知道怎么做,难道偷偷看过?吴邪脑补一下闷油瓶坐在电脑前看GV的画面,一阵恶寒。吴邪不禁抖了抖,然后,闷油瓶醒了。
        被闷油瓶惺忪的睡眼一望,吴邪后知后觉的有些害羞,支吾着说了句废话:“小哥你醒啦。”闷大爷将搭在吴邪腰上的手臂一收,头往吴邪肩窝一埋:“没醒。”
        吴邪:“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经过一番不动声色而又十分激烈的内心挣扎,吴邪还是将疑问问出了口,张起灵在他肩窝拱了拱,找了个合适的姿势,用难得带了几分迷糊的嗓音回答:“本来不会,但你教过之后就会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吴邪望着天花板无语凝噎,“我那是在教你吗?!我是真打算上了你啊!!”

评论

热度(6)